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清姬笼络 淫堕的令咒】【作者:静谧
清姬笼络 淫堕的令咒】【作者:静谧
 字数:68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原作:PIXIV<清姫笼络 淫堕の令呪>
 
                P3
 
  当妾身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某个阴暗的未知空间之中。
 
  而那个空间之中、有个全裸的男人就在那里。
 
  丑陋的身躯蕴含着超乎想像的肥厚脂肪。身体散发着刺鼻的汗臭味。并带着 淫猥的视线。
 
  毫无疑问是个完全看不出有丝毫魅力的男人。
 
  本来要在这座岛上、跟亲爱的御主大人好好的提升彼此的好感度——不对。 
  不是打算而已、而是一定要做到,要迅速的提升妾身与御主大人的好感度、 并且要完成既定的事实,让此身孕育出彼此之间的爱情结晶。
 
  不过妾身的完美计划却被这个无趣男人所妨碍、既然这样就只能给这个碍事的傢 
  伙惩罚了。
 
  「果然还是烧死比较好……」
 
  先用小火焚烧他的四肢、再慢慢的烧向他的身体,在他祈求妾身饶命之时、 再用大火将他彻底焚烧殆尽。
 
               但是——
 
  「吾以令咒下达敕令」
 
  「欸……?」
 
  妾身准备付诸实现的想法、却被男人说出的话语所妨碍。
 
  「清姬啊。不许抵抗」
 
  男人说出口的瞬间、这个男人左手的手背上烙下的纹章发出了魔力的光辉。 
  阻止了妾身准备发动攻击的身体、手中所持之枪也无力的掉落在床边。 
                P4
 
  「这……这是……令、令咒……」
 
  突然感应不到与御主大人之间的灵性连结、同时发现自己与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 
  之间确存在着连系。
 
  「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就是你新的御主了」
 
  男人的手背上、刻着有如女性子宫般的造型相当下流的令咒刻印。
 
  怀抱着满满的疑问、全是怀疑着为何这个男人会是妾身现在的契约者。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男人将妾身从御主的身边夺走。
 
  不过、就算这个男人使用了如何卑劣的手段夺走令咒、但依然无法夺走妾身 的心。
 
  妾身是这个想着的、「咿啊!?」
 
  这个男人将妾身的身体、搬到自己肥胖的身体上、污秽的手仔细的抚摸着妾 身的下腹部的位置。
 
                P6
 
  「哈……哈……哈……哈……」
 
  妾身的臀部、在触碰到男人灼热的肉棒时彷彿被灼伤一样。
 
  坚挺屹立的那个、跟以前偷窥到的御主那惹人怜爱的性器相比、完全看不出 来那个竟然是相同的器官呢、只能用异形来形容了。
 
  肉棒宛如像大蛇似的,而位於巨蛇前端的龟头所溢出的腥臭的忍耐汁、 
  缓缓的覆盖在异形的身躯之上。
 
  「在清姬酱睡着的时候我已经使用了两次令咒了。
 
  闻到我的味道就会发情、感受到我的体温也会发情。然后这是第三个了「 
  这么说出口的男人的手背上、却仍然留有两划令咒。
 
  正常来说、完整的令咒应该只有三划。
 
  「这个空间啊、时间流动的速度比正常的空间还要快四十八倍喔。所以啊— —」
 
  在男人这么说的那一瞬间、「哼哼。又回复一划啦」
 
  刚刚亲眼确认过、使用后的一划令咒、又浮现在男人的手背上了。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
 
                P7
 
  「加尔提亚的召唤系统真的太棒了。就这样、每天回复一划的令咒……在这 个空间中只要三十分钟就恢复了呢」
 
  「咕……你这个……下贱之辈……要是不、不用这种方法……就不敢……勾 引女、女性了是吗……」
 
  脸颊像是泡汤般的逐渐带着赤红、口腔中溢出的唾液、缓缓的滴落。
 
  脸上逐渐浮现出游郭(妓院)的妓女们那样媚惑的表情。
 
  可以肯定的是、那是相当淫靡的面孔。
 
  「穿着这么下流的泳装……原来你有那么期待吗?」
 
  宛如污泥一般的声音传进耳朵后、彷彿连思考也逐渐停滞下来、男人以泥浆 般黏稠的语气在耳边轻声问着。
 
  模糊的思绪正感受到浮现出来的快感时、这个男人的声音却激起了相当的厌 恶感、勉强恢复冷静。
 
  「哼、妾身所恋慕的仅有御主一人……像汝等这般下贱之人……呼呜、嗯啊 ……」
 
  「真的吗?明明每当我抚摸着你的腹部时、脸上都露出这种不要脸的淫荡表 情了」
 
  这个男人下流的手在下腹部抚摸之时、妾身的下腹部就逐渐浮现出跟这个男 人的令咒相似的纹章、并缓缓的发出光辉。
 
                P8
 
  好烫。
 
  好烫。
 
  好烫。
 
  像是被火灼烧般的赤热、彷彿被燃烧殆尽的炙热、彷彿发情一样的火热。 
  随着男人抚摸的位置、妾身的腹部处。
 
  ——灼热感逐渐传到为了孕育御主的子嗣而守护至今的子宫处。
 
  「呜哇、嗯啊……」
 
  喘息着。
 
  感觉到毫无道理的快感、让妾身的秘处逐渐溢出了大量的蜜汁。
 
  为了御主而准备的泳装(比基尼)内侧、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尖挺的膨胀起来。 
  看到了妾身露出的淫靡之姿、这个男人彷彿被无数脂肪堆积而成的粗旷脸孔 露出了笑容。
 
  当注意到他射过来的视线时、背上彷彿遭到电流奔驰、脊椎宛如有虫在爬行 般、感受到这种无可言喻的感官刺激。
 
  那个是厌恶感——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这种感觉是第一次感受到的、但是妾身可以这么断言。
 
               但是——
 
                P10
 
  「嗯、嗯啊、啊呜……」
 
               这个男人的
 
  「啊嗯……」
 
               粗壮的手指
 
  「咕嗯、嗯啊啊……」
 
              对这腹部的刻印
 
  「嗯嗯喔……」
 
               摸了第一下
 
  「呜呀、啊啊啊」
 
                第二下
 
  「呼呜、呜喔喔」
 
                第三下
 
  「啊呜、呜啊、啊、啊啊啊——————!」
 
                P11
 
  少少的、不过确实的、那个并不只有厌恶感而已、有时候也感觉到些微的恐 惧。
 
  这个男人是必须要憎恨的人才行。
 
  为了那位大人、必须要回到那位大人的身边才行。
 
  所以必须将这个、身心皆丑陋无比、就算欺骗自己也依然是最差劲的男人、 彻底的焚烧、剁成碎片才行。
 
  但是好幸福。
 
  就像是、被深爱的御主拥在怀中似的、幸福感、逐渐从子宫处喷涌而上。 
                P13
 
  对时间的感觉也逐渐暧昧、这个男人依旧持续的抚摸着妾身的腹部。
 
  但妾身却被令咒所束缚、被彻底的封锁住所有抵抗的方法、只能持续的忍耐 着被抚摸的身体所产生的反应。
 
  「呼呼……也差不多该开始了吧?」
 
  男人的手指毫无顾忌的突然将乳房、以及下半身所穿的泳装的钮扣解开。 
  「不、不要啊,呜嗯!」
 
  先前的令咒持续发挥着效果、妾身的身躯像是被烈火灼烧般的滚烫、
 
  阴核也确实的挺立起来。
 
  仅是隔着泳衣的布料磨擦的感触、就确实让妾身迎来了绝顶。
 
  况且这个男人、手指像是要将它摘下似的仔细的搓揉。
 
  「————————!!」
 
  身体开始了微微的颤抖着。
 
  平常无法感受到、唯有经历了充分的绝顶后才能感觉到的快感袭来。
 
  * 被推上绝顶后、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一直告诉自己并不满足啊。
 
  * 而那个声音所唤来的官能的爱液、一直想让自己被推上更高的彼方。 
                P14
 
  「哎呀、差点忘了……再用一划吧、就刻上会忍不住爱上我的大鸡鸡、没有 我的鸡鸡就忍不住的令咒好了」
 
  「什……」
 
  「不过……算了、我也不想对你太过分所以大可放心吧」
 
  「啊嗯、是……」
 
  「欸欸. 因为啊、反正就算没有用令咒、现在的你也忍不住不是吗」 
  「呜欸……?」
 
  在那一瞬间。
 
  巨蛇硬推开了秘处的门扉、朝着(插进了)妾身体内的深处长驱直入。 
                P16
 
  「——————————————————!!!!」
 
  绝顶。
 
  这是无法否定的最强烈的感能刺激所产生的快感。
 
  快感让全身的筋肉在瞬间完全收缩、让妾身的身躯盛大的后仰。
 
  只能吐出自己的香舌、发出了构不成词语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而秘处大量的 涌出了黏稠的爱液。
 
  「呼呼呼。看来你似乎很享受我的肉棒呢」
 
  「才……没有……这回事呢、妾、妾身……还没……输呢……」
 
  「是这样吗?那还是早点让你满足好了」
 
  「欸……等等!」
 
  话还没说完、男人的肉棒(大鸡鸡)就开始了抽送的运动。
 
  他的动作并非宣告凌辱的的结束、反而是正式宣布开始一样的抽动。
 
                P17
 
  「————————?」
 
  大蛇的蛇头朝着妾身发情的阴道深处前进、* 为了让妾身绝顶而勇猛前行。 
  「啊……」
 
  填满了妾身阴道的雄壮之物、在拔出后所带来的丧失感让妾身的喉咙中不由 自主的发出了急切的喘息声。
 
  看到了妾身反应的男人、继续的抚摸着腹部浮现出的纹章后、然后再让肉棒 (鸡鸡大人)继续进入妾身的体内。
 
  龟头敲击着子宫、从结合部挤出了大量的淫靡爱液。
 
  就这样持续重複着这些行动。
 
                P18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与插入的连续动作、重附了两次、三次、四次、五次。绝顶的次数就像 是积雪一样越积越多。
 
                P19
 
  脑袋中就像是融化一样。
 
  就像在生前、拼命的追逐着安真大人一样、成为英灵后、跟深爱的那个人 (御主)相见时、所感受到的强烈的至福感、使得妾身逐渐不再抵抗了。 
  这是不对的、不该做的事。
 
  这份感情、是邪恶的魔术与魔纹所赋予的虚假感情。
 
  所谓的虚伪——正是谎言。
 
  正是妾身最为厌恶之物。
 
  但是。
 
                P21
 
  不想抵抗。
 
  内心所体会到的感觉太舒服了。
 
  真想就这样将自己的身、心、灵全部委於其上。
 
  咕啾、咕啾的、妾身疼痛的的阴道与子宫、一直在诉说着想让主人(新的御 主)的种子灌入其中。
 
  「妾身……不会、输的……妾身的心……才不会……屈服在像你这样……的 下贱之辈面前的……」
 
  在内心的深处、仍有些微的反抗意志仍在抵抗着、让妾身得以瞪视着主人 (新的御主)。
 
  粗旷的脸上露出了看不出想法的表情、表情不带有半分的人味、反而却有一 种男子汉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他缓缓的说着。
 
  「跟那个小虫般的御主相比、你觉得我跟他谁给你的快感更加强烈?」 
  「那、那个……」
 
  妾身的内侧曾被填满的腔壁依然记得那个感触、如果跟记忆中御主的小鸡鸡 相比的话。
 
  宽度大概一半——不、恐怕还不到三分之一吧。
 
  至於长度的话、恐怕也没有这个男人的一半吧、像御主这样的尺寸真的能够 填满妾身的阴道吗。
 
  质问自己后、所得到的答案是不可能的。
 
                P22
 
  「吾以令咒下达敕令。清姬啊——」
 
  「每当感觉到快感时、对我的爱意就逐渐苏醒」
 
                P24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拔出来
 
  「——————-???????????????」
 
                插进去
 
  「——————-??????????????????」
 
                P25
 
  「再次下达敕命」
 
  男人的活塞运动暂时停止。
 
  在绝顶的余韵中、稍微恢复了几分的思考能力。
 
  「下次迎来绝顶之时、将会对我献上你所有的爱」
 
  令咒所发出的命令是绝对的。
 
  也就是说、一旦满足了他所设定的条件就再也无法更改了。
 
  想要回到那位大人(过去的御主)的身边、也已经办不到了。
 
  瞬间的徬徨、不对、就连一刹那的时光都还没到。
 
              妾身就已经——
 
  「主人(我的御主)?」
 
  自己将腰弯下、再次进行着拔与插的活塞运动。
 
  在那一瞬间、妾身再次的体会到了强烈到足以让背大幅后仰的快感。
 
  主人(我的御主)所下达的令咒依旧持续的发挥作用。
 
                P27
 
  染上了。
 
  逐渐被染上了。
 
  对前御主的珍重的思念、对前御主的思慕的感情、全部都被彻底击溃后、替 换成对主人(新的御主)的感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
 
  妾身的身体、灵基、全部都变质后遭到替换了。
 
  替换成、主人(我的御主)所锺爱的、淫靡且邪恶的姿态。
 
  曾经被那个人(前御主)所称讚的、水蓝色的美丽长发、如今变成主人(我 的御主)所爱的、带着妖异氛围的白色。金色的瞳眸如今带着宛如血液般的赤红。 
  主人(我的御主)带着愉悦的目光、看着妾身所穿的泳装上的布料逐渐减少、 变成了相当淫靡的样式。为了满足主人(我的御主)的欲望、妾身的大腿时常张 开、只为了服务主人的行动。
 
  妾身的乳头与阴核、为了宣告自己已经成为了主人(我的御主)的所有物而 戴上了装饰品。
 
  纯白的衣装、最后染上了漆黑。
 
                P29
 
  「呼呼呼。灵基还真的变成了我所喜欢的款式呢。清姬酱?」
 
  「您能喜欢、妾身……甚感光荣……主人(我的御主)?」
 
  主人相当的满意。
 
  光是想到这个事实,自己又迎来了新的绝顶了。
 
  伴随而来的幸福感,将妾身的思考、灵基以及灵魂彻底的填满。
 
  「清姬酱?」
 
  声音光是传入耳膜、脑中的思考与灵基就带着想要就这样怀上主人的孩子一 样。
 
  妾身已经彻底明白了、被主人(我的御主)亲手替换灵基后、妾身已经成为 了主人专用的肉穴奴隶(从者)了。
 
  所以不能只让自己感觉舒爽而已而是必须要让主人(我的御主)觉得痛快才 行。
 
  「哈啊、呜嗯……?」
 
  勇猛的肉体就这样抱着妾身、然后强力的摆动着腰。
 
  为了主人(我的御主)的大鸡鸡而特制的淫乱小穴、为了诚心的奉仕着主人 (我的御主)雄伟的鸡鸡大人而行动。
 
                P30
 
  「呼呼呼。果然自己动手完成专用的肉穴奴隶(从者)的小穴才是极品啊… …」
 
  「妾身、感到万分的荣幸……?」
 
 主人(我的御主)赐下的言语、以及在蜜壶中横冲直撞的鸡鸡大人的感触、 
  又将自己推向了濒临绝顶的境界。
 
  舞动吧。
 
  舞动吧。
 
  舞动吧。
 
  淫靡的、卑劣的、下流的舞动着。让主人(我的御主)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 愉悦。
 
  啪啪啪、持续的发出拍打着肉块的声音、再次提升了妾身所感受到的官能刺 激。
 
  「啊、啊啊?」
 
  伴随着咕啾咕啾的声音、挺立的肉棒发出了颤抖、本能感觉到好像有种似乎 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的预感。
 
  「那么要出来喽。清姬酱」
 
  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妾身就算不问也相当的清楚。
 
  因为妾身的所有一切、就只是为了渴求那个东西罢了。
 
  其名为爱、其名为欲望、同时——正是这位大人的种子。
 
  巨大的屹立之物、在妾身的体内尽情的释放出了灼热。
 
                P32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强烈到彷彿正面抵挡瀑布的冲击一般、大量的种子尽情的朝着妾身的体内前 进。
 
  「————————????????????????」
 
  第一颗种子碰触到妾身的卵子的瞬间。
 
  就能肯定已经在妾身的子宫中着床了、除此之外这种强烈的刺激与幸福感完 全将妾身推至了最极致的绝顶之上了。
 
  「哈啊……哈啊……哈啊……」
 
  沉浸在最棒的官能快感的余韵之中、主人(我的御主)将舌头伸了过来。 
  妾身将自己的脸靠向了妾身所锺爱的脸、并伸出舌头回应。
 
  接吻。
 
  看起来像是鱼腐烂的内脏般的唾液、但那个却带着无法想像的芳香从口腔中 开始发散、沿着鼻孔、最后在妾身的脑袋中持续的回荡着。
 
                P33
 
  「嗯噢……? 咕啾? 哈啊啊?」
 
  舌头互相缠绕、贪食着彼此的唾液。
 
  妾身的身躯在历经了高潮后比平常略为敏感、光是这样就迎来了好几次轻微 的绝顶。
 
  彼此缠绕的舌头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主人(我的御主)将贴紧的双唇分开。 
  「那么再让我听听看吧。你有什么打算呢?清姬酱」
 
  朝着这边问着、而妾身则毫无迷惘的回答了。
 
  「是的……一切都遵从主人(我的御主)、的期望……就算是玩玩也好、谎 言也……没关系。清姬、将会是御主的、便利的上等肉穴奴隶(从者)诚心诚意 的、服侍着您……?」
 
  说出了这段宣言之后、过去曾被妾身称为玉主的那个陈腐男人的脸、
 
  在那一瞬间浮现在妾身的脑海后——缓缓的焚烧殆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